【泸沽湖旅游】—一段凄美的爱情传说 -

来源:品途旅游网 发布:2014年05月26日 作者:小郑 人气:207

  多年以前,一个叫杨二车娜姆的摩梭姑娘靠着她美妙的歌喉、聪明的才智和无畏的勇敢走出泸沽湖,走出滇北高原,最后居然走出了中国。当她睁开双眼看世界时,发现她家乡的风情是那样的独特,于是就写出了一本《走出女儿国》的书,把摩梭人的女性社会独特风情和美丽的自然风光披露于世:与世隔绝的高原湖泊、男女同浴的露天温泉、母系氏族的家庭社会、男女自由的阿夏走婚……从而吊足了成千上万人想了解“女儿国”的胃口。大约就是从那时起,我就把泸沽湖看成是人间最后一片乐土,一个童话般的世界。于是,一个夙愿悄然产生了——走进“女儿国”去看一看,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愿望越来越强烈。

  2002年底,我终于有了去云南的机会。坐在飞往昆明的飞机上,飞临川滇交界的地方,禁不住就从弦窗往下看那连绵的群山,我心里就想,有多少谜一样的民族风情藏在这块热土上呀!

  传统的大理、丽江走完之后,我便谋划着走进“女儿国”。

  从丽江到泸沽湖大约200公里的路程,当时还没有直达的汽车,而且路况很差。听房东说,在丽江城入口处的大水车广场可以找到同路人,合租一台出租车去泸沽湖最划算。于是,头一天下午,我就在大水车广场转悠起来,可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有找到要去泸沽湖的人,我这才知道,独行侠的我,想找几个同行的驴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正当我沮丧地准备回旅馆时,有一对小夫妻来到了广场东张西望,我认定,这就是我的同路人了!一问,他们两个果真是要去泸沽湖的,而且,他们还知道不少泸沽湖的知识,想是做足了功课。“莫愁前路无知己”,唐人的诗句仿佛是给我们这些游走天下的野驴们写的呀!本来应该4个人同租一台车才划算,可是又等了半天也没有人,于是,我们三人找了一台车,讲好600元两天的行程,明早6点准时在广场出发。

  第二天清晨,当一缕霞光刚刚升起在滇北高原时,我们坐着出租车爬上了山路。开始还有一段柏油路,后来就全是沙石路了,而且都是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当汽车盘旋在山巅时,可以看到远处白雪皑皑的玉龙、哈巴两大雪山发出耀眼的银光;穿行在峡谷中,耳中充盈着的是河流水声的轰鸣。车过金沙江时,是一座叫“树底”的吊桥。司机叫我们下车步行过桥,因为这座桥早已超期服役多年,太重的车不敢过,为了保险只能人车分开过桥。

  一路上都是险路,让人提心吊胆,所以一点睡意也没有。好在沿途不时出现少数民族村寨,能见到土楼和穿着少数民族服装(比舞台上的要真实多了)的当地人,也算聊以打发旅途寂寞的时光了。

  过了宁浪以后,越往前走山上的树木越密。司机说,解放初,泸沽湖还处在与世隔绝的状态,只有马帮可以进去。20世纪60年代才通的马车,文革后才有了能通汽车的公路。

  当轿车跃上最后一道山梁,向西北望去,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碧蓝色的大湖,它在群山环抱中,静谧一如熟睡的婴儿。隔湖向对岸望去是一座高耸的大山,山上的大石壁极像一位仰面而卧的美女,长发鼻眼胸乳毕现,我知道,这便是格姆女神山了。摩梭人,也像这石壁的美女一样,在这里甜睡了千年之久,真不忍心打扰他们的美梦!

  泸沽湖摩梭人的来历有几种神话传说,其中一则最为凄美: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少年情侣得道成仙,但他们只有乘坐一匹神马才能上天。这对仙侣同乘神马来到滇北高原,被这里的风光所迷,决定在这里生活下去。美丽的姑娘心地十分善良,她见到当地穷人非常可怜,就伸出手来帮助他们,而且不避男女嫌疑。结果她的情郎生气了,几次争吵后,情郎独自骑马飞上了天空离她而去。在神马升空的一刹那间,马蹄把高原踏出了一个大坑。想不到的是,青年竟无法回到人间,少女因为没有神马无法上天。于是少女悲痛欲绝,泪水长流,流满了马蹄坑,便形成了今天的泸沽湖。后来,少女的泪水流干了,她发誓,今生只和有情人来往,一但情断意绝就分手重找阿夏(情人)——走婚习俗就这样出现了——这少女就是摩梭人的祖先。

  当然,神话不能当真。据摩梭人的原始宗教“达巴教”经文可知,摩梭人属于古羌人部落的一支。今天,在摩梭人的葬礼上,老人们念的《指路经》几乎全是地名,最后终止于青海的格尔木。传说他们的祖先游牧南来,怕忘记归路,一路都把草打成结。因为比格尔木更远的来路上草结被山火烧光,所以他们再也找不到祖先的家园了,便把格尔木认定为他们的最终的归宿。

  山梁上,有一块人工开掘的平地做为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泸沽湖的全貌尽收眼底。把车停下来,我们三人来到观景台拍照。只是还没有选好位置,却突然从树丛中冲出一群孩子。这群孩子以小姑娘居多,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一小袋苹果,5元钱一袋缠着我们叫卖着,甚至拉住我们的胳膊不让我们掏相机。看着他们的衣服又破又旧,一双双大眼睛充满了祈求和渴望,我的心软了。我问那个大一点的大眼睛姑娘是摩梭人吗,她一个劲地点头。原来摩梭人这么穷啊,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生活在北方的我早知道吃南方的苹果简直就是受罪,于是我数了一下这群孩子,正好10个。我掏出了10元钱给了那个大眼睛小姑娘说:“你们10个人分了吧,我们不要你们的苹果。”孩子们拿着钱连声感谢地离开了我们,可是当我们照完相离开时,那个大眼睛小姑娘却冲到车跟前,一把将两袋苹果塞进了我们的车里。那一刻,我的心有些震颤了!下山的途中,我的眼前始终闪着那双明澈的大眼睛,她为什么不上学读书?什么时候可以像杨二车娜姆那样走出泸沽湖?她长大了也会走婚吗?

  轿车从湖南岸向西行进,穿过洛水村,那里已经有了几处像样的宾馆,但那是属于身体享受型游客的,我们不屑一顾。住原始的里格村是我们的首选,里格村位于泸沽湖西北岸的格姆女神山下。里格村还有一座小岛,小岛有一条小路与陆地相连。看了几家后,我们住进了松纳扎西家。

  身材高大的松纳扎西是一位中年人,他和他的妹妹共同打理他们的家庭旅馆。这是一栋用原木搭起来的二层楼房,被称为“摞木房”,即用三四十公分粗的原木横着摞起来建成的。在松纳扎西接待客人的房间里,我看见他家居然有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现代文明竟然走进了泸沽湖、走进了偏僻的里格村!

  等待午饭和吃午饭的时间,正是我们同店主交谈的好时机。松纳扎西和他的妹妹都是有文化而且健谈的人,他们的回答解开了我们一个个疑团:

  问:摩梭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走婚吗?

  答:外面人传言,“摩梭人,摩梭人,摸摸索索就走婚”,那是错误的。实际上,我们摩梭人找阿夏和走婚也是一件极认真的事情。只有经过多次接触和深入了解,在有感情的基础上才能确立阿夏关系的,并且,一但结成阿夏,形成走婚关系,就再不会同别的异性走婚。

  问:能同时结交几个阿夏吗?

  答:当然不能。我们摩梭人也讲爱情的专一。不过极个别的也有,但那要让人瞧不起。不管男女,同处两个以上的阿夏,一旦让人知道,就会连原来的阿夏都会离开他,并且他再难找阿夏了。

  问:形成走婚关系后,男女双方是否就共同生活在一起?

  答:共同生活在一起那就不是走婚了。凡是走婚的男女只有夜晚在一起,天一亮男子就回自己家里同母亲、姐妹、兄弟一起生活。生出的孩子只归女方所有,男方不承担任何抚养责任。所以,一个家庭中的孩子,只有外祖母没有外祖父,只有母亲、舅舅和姨姨没有父亲、姑姑和叔叔;只有姐姐妹妹、哥哥弟弟而没有堂兄妹。

  问:那么家庭财产怎么支配呢?

  答:最年长、辈分最大的女性支配财产是摩梭家庭的主要特点。家庭关系以母系做纽带,亲情关系更密切,所以出现十几口、几十口人的大家庭是常见的。在这样的家庭里,不会出现不赡养老人的现象;兄弟、姐妹都没有各自的固定配偶,不存在妯娌、婆媳之间的矛盾;女性所生的孩子由兄弟姐妹共同抚养,不存在遗弃孩子的现象;没有父子关系,不存在财产继承问题,少去了不少烦恼……管理近4万摩梭人的永宁镇法庭仅有4名法官,每天轮流值班还无事可做,因为很少有民事诉讼的案件发生。

  问:就没有一夫一妻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家庭吗?

  答:有,但不多,这是文革时期产生的。文革后,大多数人都恢复的原来的习惯。

  问:走婚习俗仅限于你们摩梭人之间吧?摩梭人会同别的民族人走婚吗?

  答:过去是这样,现在不同了,游客大量涌入就出现了与外界人走婚的事情。比如,前几个月,有一个哈尔滨小伙子,就和我们的一个姑娘结成了阿夏,他们俩最近去了昆明,然后要同回哈尔滨生活在一起。(回答完,他指着墙上贴着的一些旅客留言)看,就是那小伙子,还写了一首诗呢。

  我走近一看,这是一位叫陈晓光的小伙子写的(如果陈晓光看了此贴,请原谅我把你的诗写到文章里),诗的题目叫《净土》,虽不算高明,但字里行间却跳动着他那颗获得摩梭姑娘芳心后的快乐心,因此我把它抄录下来:

  你是高原上一颗璀灿的明珠,

  你是人类社会最后的一片净土。

  啊!泸沽湖,你养育了一个奇特的民族。

  上千年的人类文明,

  没能让你望而却步;

  文化大革命的暴风骤雨,

  没有动摇你坚实的基础。

  你虽然处在现代文明的包围之中,

  可你却始终保持着母系氏族的原始与古朴。

  啊!摩梭人,你以独特的风俗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你以原始的家庭结构吸引着现代文明的叛逆之徒。

  人们热爱你,热爱你赖以生存的这片青山绿水。

  人们想念你,想念你伟大的真诚和非凡的纯朴。

  这些在金钱社会难以寻觅的风情啊!

  在这里却充实着家家户户。

  啊!伟大的摩梭人啊!

  愿你永远保持这种风俗,

  永远保护好这片乐土,

  为了你们,为了我们,

  为了人类的每一个民族。

  正说着,一个胖胖的青年走了进来,操着北京口音问饭好了没有,听说还没好他就像家里人一样上楼了。松纳扎西对我们说,这小伙子来了一个月了,在这里和一个摩梭女孩子走婚了,而且,据说他要在这里成家,开发旅游事业!

  于是我心里就想,在现代文明的强烈冲击下,这片净土还能坚持多久?

  人类学家在研究摩梭人的走婚习俗时曾得出两种截然相反的结论:“人类历史文化最精华的遗存”和“人类文化最原始落后的部分”,这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不过,尽管人类学家们为此争论不休,但摩梭人依然固我,享受着人间至真至纯的情爱和性爱却是实实在在的了。至今,这里仍有百分之八十到百分之九十的人在走婚。在这里,没有结婚离婚的手续和概念,不存在貌和神离的名分夫妻,不会因离婚而打得你死我活,更不会因离婚后的财产分割和子女归属而闹上法庭。

  吃饭的时间到了,北京青年下楼和我们同桌而食。好奇的我问他,去过那个男女同浴的温泉吗?

  小北京看了松纳扎西兄妹一眼就笑了起来,还是松纳扎西先开了口。

  原来,杨二车娜姆笔下的那个男女同浴的温泉,早在十几年前就变了模样。由于开发了旅游业,好奇的外界人蜂涌而至,用异样的目光(还有邪恶的目光)看着温泉湖中裸体而浴的男女,有的人甚至也下去裸浴,没有办法,摩梭人就在湖中间修起了一堵墙,变成了男女分浴;后来,那道隔墙从几十公分增加到几米,最终把整个池塘堵死变成了今天的房子,竟然成了温泉浴池了!

  遥想在那没有开放的年月里,农忙过后,摩梭人以家庭为单位从各地而来,带着账篷和酒菜在温泉边住下来。他们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彼此,人与人之间纯朴无瑕,同在一个露天温泉中裸体洗浴,不必回避路人。在青山绿水的怀抱中同饮一罐酒,相互交换食物、传递酒碗、攀谈问候,好一幅天人合一的自然风俗画!现在,这一奇特景观却在人间彻底消失了!于是,我心中生出了不可名状的失落感。

  午饭过后,我们三人登上了村后的小山,可以看完整的里格村和里格岛,还可以看到大半个泸沽湖和远处洛水村的楼房。整个里格村看起极普通,除了几栋摞木房(大概就是为接待游客盖的)外,大部分都是一般草房和砖房。土地上是收割完庄稼留下的茬子,和北方的农村没有多大区别了。村里的人很难看到穿着鲜艳民族服装的人,年纪大的女人多在头上裹着布,男子束着腰带头上戴着毡帽,大多都会说普通话。

  听说夜晚村里有篝火晚会,届时会有青年摩梭男女在一起跳“锅庄舞”,这可是了解摩梭人的好机会,吃罢晚饭我们就期待着。

  夜幕降临到泸沽湖,四周一片朦胧,我们打着店主借给的手电,顺着湖边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一个篱笆围成的大院落。晚会还没有开始,几个年轻人正忙着布置场地:中间堆了一堆烧篝火用的木材、台阶上试着录音音响、打开了露天扯的电灯。然后,两个摩梭男子就开始向陆续进院的外地游人收钱:每人10元。

  这时,客人当中有人低低地说了句:“这么贵呀,丽江四方街上的晚会可是免费的呀。”这时,院子里大约进了三四十位游客了,我算一下一场篝火晚会也就收入三四百元,这钱也是该花的,毕竟人家是陪你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于是心里也就释然了。

  不一会儿晚会开始了,不知道从哪个屋里,像变魔术一样出来一群穿红着绿的摩梭青年男女。女的留着长长的头发,高高的发髻上束着成串的珠子,还戴着粉红色的大花。她们人人上身是紧身花袄,下身是白色纱裙。男女腰间都系着彩色布带子,前面是男子,后面是女子,手牵手或手搭肩排着队,围着火堆随着音乐跳起了舞。他们边跳边唱,歌声嘹亮,在夜空中回荡,一曲曲天籁之音,不过歌词的意思我一句也没有听明白。

  当一曲结束散开休息时,游人便进入他们中间和青年们交谈、照相,再开始时,有的客人还和他们一起唱、跳起来。我走近了一个容貌清秀的摩梭姑娘,邀请她与我合影留念,这姑娘微笑着答应了我,旁边的姑娘却一个劲儿地坏笑,笑得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篝火晚会结束时的最后一曲歌是用汉语唱的,歌词是:

  朋友,朋友,你不要走,不要走。绿水牵衣青山低头,泸沽湖处处把你挽留,泸沽湖处处把你挽留。玛达咪。

  朋友、朋友、你慢慢走,慢慢走。前路漫漫岁月悠悠,别忘了在泸沽湖的时候,别忘了在泸沽湖的时候。玛达咪。

  歌词中的“玛达咪”我至今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独自下楼来到湖边,只见泸沽湖一片寂静,四周群山苍茫,东方一抹白光。湖面上,正有两条打鱼的小船在水波中漂荡。两个打鱼的摩梭男子不时在船上撒网,远看仿佛是一张剪纸的剪影。

  吃过早饭是坐船游湖的时间,我们三人坐在一条细长的像猪槽一样的木船上,这便是俗称的摩梭人的“猪槽船”。陪同我们的是一个年轻的摩梭姑娘,摇船的是一个摩梭老汉。游一圈湖,登两个小岛,两三个小时,大概是一百五六十元钱吧(具体数我忘了)。那摇船的老汉告诉我,篝火晚会和游船的收入都是村里的共同收入,全村人人有份均分。我心里就想,这里的集体经济原来还没有解体呀。

  让我惊叹的是泸沽湖的水,那可是真叫清啊,可以看到水下10多米深。它的湖面海拔2690多米,比我家乡的长白山的主峰还要高!可长白山一年四季都在云雾中,而泸沽湖却长年明朗地敞开它的清丽面容,纯净得一尘不染。

  在湖中我们还登上了两个小岛,一个小岛上建了一座寺庙,寺庙里住着一位活佛,佛光竟然照耀在了这样一块偏僻的土地上!

  我们的游船在洛水村靠岸,快到岸边时,我却发现,有几条小河从村中流向湖中,那是几条黑灰色的生活污水,像涌来的世俗浊流一样,正悄无声息地污染着泸沽湖,浊水长年累月地流淌不止,这一片净土还能保持它的永久纯净吗?

 

去泸沽湖旅游要多少钱
去泸沽湖旅游要多少钱
西欧法瑞德多少钱西欧法瑞德多少钱西欧法瑞德机票西欧法瑞德机票西欧法瑞德蜜月旅西欧法瑞德蜜月旅西欧法瑞意酒店西欧法瑞意酒店西欧法瑞意旅行普吉岛 旅游报价 普吉岛 旅游报价 普吉岛 旅游报价 普吉岛 旅游签证 普吉岛 旅游签证 普吉岛 旅游签证 普吉岛 旅游旺季 普吉岛 旅游旺季 普吉岛 旅游旺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