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旅游】—惊艳如同邂逅秀外慧中的女子 -

来源:品途旅游网 发布:2014年05月26日 作者:小郑 人气:215

    到腾冲之前,我对这个小城几乎一无所知,但当它突然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就如同邂逅了一位秀外慧中的女子,那种感觉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这是三月初的一个晴朗的日子,按计划,我们早上驱车从丽江出发,直奔腾冲。据当地人介绍,大概要走七、八个小时。中午途经大理,顺便看了蝴蝶泉、崇圣寺三塔和大理古城,但都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甚至觉得这些名胜很有些名不副实。翻飞的蝴蝶无缘见到,但蝴蝶泉边那些身着白族服装的女孩子们倒是异常热情,非要跟我们拍照,明知是要收钱的,但还是不忍让她们失望,被摆布着拍了几张。那一直神往的苍山洱海,也没有了想象中的气势,反而觉得有点象盆景。大理古城与丽江相比,在古城建筑以及人文传统的保持方面,显然逊色的多,空气中浮动的那种商品经济的味道也让人很不舒服。

  下午,气温明显升高,虽是初春时节,却很有些盛夏的模样,让人躁热难当,而山路也更加崎岖难走了,时而还要堵上一会车。尽管早已习惯了在山路上颠簸的出差生涯,但还是隐隐觉得有点吃不消。就在那种忽悠一下爬坡,忽悠一下又往下冲的反复折腾中,突然,我的视线被山坡上一棵棵开满红花的高大的树木吸走,那种质朴热烈的红花,有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庄严感。有人告诉我,那就是木棉,它还有个别称,叫英雄花。

  下午4点半左右,远远望见一架壮丽的长桥横跨在奔腾的怒江之上,有人介绍说,这就是有名的惠通桥,据说当年在抗战时期,这是我国唯一可行的国际陆路交通线——滇缅公路的咽喉要道。1942年,也就是大桥建成不满4年的时候,为阻止一股化妆成难民入境的日寇,曾将大桥炸毁。后来这股日寇被远征军歼灭于怒江之西,粉碎了他们十天后入侵昆明的计划。

  大约5点钟,终于到了目的地,只是没有进县城,而是直接被安排到了腾冲热海所在景区的宾馆。一进入景区,便感觉到气温仿佛又升高了几度,只是空气湿度很大,而且有一种强烈的硫磺味儿,放眼望去,整个山好象都笼罩在云雾中一样,让人陡生一种不真实的幻觉,一路的辛劳霎时间便烟消云散了。吃过晚饭, 看看离天黑还早,我便沿着山路去寻访著名的腾冲热海了。

  吃过晚饭,看看离天黑还早,我便沿着山路去寻访著名的腾冲热海了。

  由于时间已经将近7点,山上的游人不多,偶然见到几个人也大多是住在山上宾馆里的游客。路边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开得最妖娆的是一种紫红色的叫做三角梅的花,据说是从澳洲引进的。山路边有几个老乡向我兜售茶叶蛋,仔细一看,原来这些鸡蛋都是利用岩缝里冒出来的热水和热气弄熟的。

  以前曾听朋友介绍过,腾冲由于地处欧亚板块和印度板块的结合带上,地质活动非常频繁,是我国著名的火山密集分布地区,地热资源非常丰富,素有“天然地质博物馆”之誉。但若非亲自来过,很难想象出那种处处冒热气,处处淌热水的奇观。

  沿澡堂河水穿云拨雾走了约20分钟,便来到了一潭沸腾翻滚的泉水旁边,声威颇大,热气袭人。沸泉池形若八角,面积约10米见方,深约1.5米。这就是有名的“大滚锅”沸泉了。此泉常温98℃,据说曾有一头牛误落池中,待村民发现,竟已被煮成了一架白骨。以前景区未开发之时,附近村民也经常在此就地取水宰鸡、杀猪,十分便利,俨然一个天然厨房。

  除了大滚锅外,还有许多有趣的沸泉,如“鼓鸣泉”、“珍珠泉”、“蛤蟆嘴”、“美女池”……它们或喷云吐雾,或烹玉漱金,或飞流直下,或静谧平缓,向每一位身临其境者,娓娓讲述沧海桑田的故事,展示着大自然旖旎万千的情怀。

  晚上,泡在温泉池里,我忽然想,这个火山群最好一直休眠下去,否则,这片国家级的风景名胜不仅要在火山喷发的瞬间荡然无存,而且还会葬送掉20公里外的腾冲县城呢。是啊,明天就要见到腾冲县城了,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距澡堂河谷大约20公里的地方,座落着腾冲古城。本以为看到的应该是古香古色的城墙,风格别致的民居,但眼前的腾冲,却处处焕发着一种新城的光彩。柳绿花红的掩映中,是笔直宽阔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楼房,心中不由纳闷。一问才知,原来腾冲在1942年曾被日寇占领,1944年在收复该城的焦土战役中,腾冲彻底被夷为平地。我们现在看到的城市是后来重建的。

  据说,由于这里地处西南边陲,境内地势复杂,大道贯通,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自忽必烈征西到远征军滇西大战,可谓久经战火考验。此外,由于板块活动比较活跃,这里还遭受过不下10次的五级以上地震,可以说是多灾多难了!

  由于日程安排得很紧,我们只有一天时间参观游览,第二天必须返回昆明,所以能参观的景点很有限,只能择其要者而从之了。

  什么景点最值得看呢?当地人告诉我们:和顺侨乡。之所以称为侨乡,是因为腾冲人自古就有出国经商、求学的传统,“开放”得较早,目前全县就有华侨6万余人。而和顺乡的华侨不仅最多,而且侨乡文化最著名。

  驱车县城西南大约4公里,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庄旁边,只见四周青山环抱,一条碧水在村中缓缓流淌,确实是个让人耳目一新的风水宝地。据介绍,这就是和顺侨乡的水锥村。

  村头,是一个水潭,水面颇大,三面环山,一堤为廊,堤上栽满了参天的古榕树。潭水碧绿,深不见底,仿佛里面藏着蛟龙一般,让人陡生莫名的敬畏, 此潭名曰龙潭。潭对面依山傍水建了一片亭台楼阁,叫做元龙阁。我们来的时候还是清晨,只见水面上腾起一团团雾霭,对面的元龙阁影影绰绰,似真似幻,恍若龙宫仙境。雾霭中,隐隐听到洗衣亭那边传来的捣衣声,很有一种江南水乡的风韵。而我们,则仿佛是在画中徜徉,早已沉醉了。

  这个村在和顺侨乡之所以出名,并不仅仅因为他有如此钟灵毓秀的田园风光,而且还因为这里是著名哲人,毛泽东的老师艾思奇的出生地,来到这里,艾思奇故居是一定要参观的。

  艾思奇其实并不姓艾,而是姓李,叫李生萱。他的父亲李曰垓,是蔡锷护国军第一军的秘书长,著名的《讨袁檄文》即出自他的手笔,曾被章太炎称为 “天南一枝笔”。李生萱自小便随父亲在外念书,早年留学日本,后来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艾思奇这个名字表达的是这样一种意思:热爱(艾)马克思、伊里奇 (列宁)。

  走过龙潭,在古香古色的民居中隐着一条石板路,艾思奇故居就坐落在石巷尽头。这是一座中西合壁式的建筑,总体上看,是中国传统的四合院风格,那上下回廊四通的构造,则是腾冲特有的“走马转角楼”。在阳台、窗形等方面则又巧妙地揉进去了西洋风格。整幢建筑精雕细刻,却又显得简朴大方,散发着一种诗书礼仪之家特有的雍容气韵。其实,艾思奇并不是出生在这里,这栋住宅是李曰垓为孝敬病中的父亲而建的,可惜还未建好老人就辞世了。1979年,艾思奇的夫人将此屋捐赠给政府,县政府将其辟为了现在我们看到的“艾思奇纪念馆”。

  离开水锥村,我们到了邻近的和顺大寨。远望去,两座石拱桥似双虹卧波,安静地等在那里,它的名字就叫“双虹桥”。桥畔,座落着和顺图书馆。这可不是普通的图书馆,而是全国最大的农民图书馆,5000余人的和顺乡,仅此一处就藏书7万余册,其中2万多册是古本木刻线装书和本世纪初的出版物,不少都是孤本、善本。1980年,此馆已被确定为国家公共图书馆。

  腾冲素有“书礼名邦”的美誉,自古崇尚文化。许多在国外经商的腾冲人挣钱后,往往投资于教育文化事业。和顺图书馆就是旅缅侨胞为振兴家乡文化, 于1928年集资创办的。据说在腾冲失陷后,日寇曾多次来这里骚扰,和顺图书馆能够得以完好无损的保存下来,和这里留日学生较多有直接关系。一天,一个日军小班长闯入和顺寸家,一抬眼看见了屋主与日本天皇的合影照片,于是赶快撤退。

  村里求知氛围很浓,我们参观时,一楼的报刊阅览室里,竟坐着不少耄耋老者戴着老花镜在认真看书看报呢。谁能看得出来这是在一个偏远乡村,谁又能看得出来这是一群农民呢?

  我们只看了一个村庄,就已经收获了这么多惊喜,生出了这么多感慨。其实,还有许多村庄很值得一看,可惜这次没有机会了。有当地人建议我们回城里再参观几个景点,看时间还早,于是决定进城。

  进城后,我们先是游览了城里的一个公园。刚开始我并未在意,甚至在心里暗暗失望,为什么要在一个普通的城市公园里浪费时间?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一处腾冲的胜景:叠水飞瀑。叠水河为大盈江支流,流到这里,便借着几级山石,从上面一叠三宕的冲将下来,远望如同一条虎虎生风的白练,落差虽不甚大, 却很有几分声势。其实,比起黄果树瀑布,这简直不能叫瀑布,如许细流而已。但古代的文人墨客围绕这条细流,却写出了许多或精致或豪迈的诗词文章。看着那些镌刻在石碑上的诗词,让人不觉忘记了瀑布,倒是被这些文字抢了风头。起码我是被深深吸引住了,拿起本子抄了不少。在公圆里走走停停,可看处甚多,处处都氤氲着书墨之香。最让人惊讶的是,在一间屋子的门前,居然挂着一幅比昆明大观楼楹联字数还多的对联。由于时间太匆忙,没有抄下来,一直颇觉遗憾。

  古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一个城市有了水,便有了灵性。有了这么生动隽永的一条水流,从古到今地流淌着并被人吟哦着,整个城市给人的感觉便立即增添了几分灵秀,与历史的距离仿佛拉近了许多。

  离公园不远处,就是民国元老李根源先生的故居“叠园”了。叠圆本身并没有很过人之处:一个普普通通的四方院落里,种着几坪青草和几盆花木,迎面是一栋飞檐斗拱的二层小红楼,里面陈列了些李根源先生的生平史料等物品。但来到腾冲,如果不了解一下这位李先生,肯定将会是件憾事。李根源不仅是腾冲的名人,而且也是云南,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名人。他早年曾经参加过同盟会,和蔡锷一起举行过昆明的“重九起义”,讨伐过袁世凯。当过陕西省长,在北洋政府当过航空督办,在国民政府作过农商总长、代总理。最值得一提的是,1942年日寇攻陷腾冲,李根源抱病领兵,到前线协助远征军组织抗战,并发表了《告滇西父老书》,号召家乡父老保家卫国。他是朱德的恩师,艾思齐的宗伯,蒋介石、何应钦称他为“国老”,宋希濂等人称他为老师,郭沫若称他为“天下第一老”。 1965年他病逝后,是由他的学生朱德为他主持的追悼会。楚图南曾经评价李根源:有为有守切实望,亦文亦武胜匹俦。

  带着对这位民国元老的景仰与追思,我们来到了下一个地点:国殇墓园。墓园坐落在凤岭北麓,据说是根据李根源的建议修建的,这里纪念的是为光复腾冲而壮烈牺牲的9000名中国远征军。

  进入园门,松柏森森,顿觉肃穆。沿林荫道行约百米,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高台,上书“碧血千秋”四个大字,为蒋中正题,李根源写。台上便是忠烈祠。忠烈祠匾悬于下檐,为于右任手书;上檐的匾上写的是“河岳英灵”,仍然是蒋中正题。里面陈列着一些挽联、抗战文献等等。忠烈祠后面有一座圆丘,丘顶有一纪念塔,自塔而下,环山丘插满了一排排墓碑,墓碑很小,上面只写了姓名与职务,据说有3000多个。站在这里,看着这些齐整整排列的墓碑,仿佛听得见枪炮的轰鸣,闻得见硝烟的滋味,整个心灵好似被洗礼了一般。如果不亲自站在那里体会一下,平时是很难找到那种澄净空明的心境的。

  一天时间很快地就在惊喜、兴奋与感慨中度过了,一天的所见、所闻,恍若一梦,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很多次我问自己:这样一个地处西南边陲的小城,难道居然有这么大的文化承载量吗?她还深藏有多少美丽的秘密呢?

去旅游要多少钱
去旅游要多少钱
西欧法瑞意酒店西欧法瑞意旅行西欧法瑞意旅行西欧法瑞意亲子游西欧法瑞意亲子游西欧法瑞意自助旅游攻略西欧法瑞意自助旅游攻略西欧意法摩报价西欧意法摩报价普吉岛 签证费用 普吉岛 签证费用 普吉岛 签证费用 普吉岛 亲子游 普吉岛 亲子游 普吉岛 亲子游 普吉岛 清迈 普吉岛 清迈 普吉岛 清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