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斐济岛举办原始婚礼 -

来源:品途旅游网 发布:2014年05月26日 作者:小郑 人气:194

 

    我的婚礼是在离家万里的南太平洋小国斐济群岛(Fiji Islands)举行的,除了我们一对新人以外,没有别的中国人。主婚人、证婚人、伴郎伴娘和所有观礼道贺的人都才认识不久,甚至是在婚礼上才认识的,他们都是棕黑皮肤短卷发大眼睛的斐济人。

    避过亲朋戚友觥筹交错的热闹场面到“世外”举行婚礼,是因为我“没面子”见他们,我的面子在九死一生的脑溢血中瘫了一半,剩下的那些后遗症也难经得起大排筵席的折腾。可是这并不妨碍我们精心编织自己的婚姻和经营婚后的甜美,我们正要利用独特的婚礼来打破我无可奈何的生活,在万众一心功利当先的社会潮流中活出自己的人格和价值。

    主意定下,我们查书查网找到斐济,选定在南半球的这个热带海洋岛国举行婚礼,也选定了南太平洋一带作为我们蜜月旅行的目的地。南太平洋绝对是热爱旅游的人士,尤其是钟情于观赏风景体察人文的朋友值得一往的地方。它的热带海洋风光与东南亚的海岛相似,以椰林长沙滩、珊瑚翡翠海为标誌的秀美不必赘言,而那地方的太平安宁,人们的淳朴善良和对宗教的虔诚就确实远非南洋可比。我撑着摇摇晃晃的步子,在她的陪伴照顾下走了七个国家(地区),感觉在那儿过的日子非常舒坦惬意太平。人们友善真诚,无论坐车还是步行,也不管认不认识,路上碰面都必定扬手问候打个招呼。大多数地方夜不闭户治安良好,人与人之间没有诈骗,完全不必心存戒备。当地人大都信奉天主教,逢礼拜天倾城倾寨到教堂,商业全部停顿,大街小巷了无人迹。我们在那一带前后旅行了两个多月,感觉象去了一趟桃花源。

    斐济历来盛产蔗糖,十九世纪英国殖民者将斐济据为殖民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看中了斐济的糖产。他们将大量印度人移来此地,建立起令斐济享誉于世的制糖业,也因此组成了占斐济人口近一半的第二大族裔----斐济印度人。因为糖产,斐济更有“甜岛”的美誉,而这美誉也成了我们选择斐济举行婚礼的理由----图个甜甜美美的兆头。就这样,我们来到了斐济,在其首都苏瓦(Suva)附近的一个斐济土著村落里举行了婚礼。

     斐济的各大酒店和旅行社有多种配套好的婚礼服务提供给旅游者,但其基本的法律程序和仪式过程都一样。一对新人必须连同证婚的神父到移民局辖下的婚姻注册处,经注册官核实证件和简单问话后,领取一份“结婚许可证”。在许可证限定的时间内,该神父为这对新人举行婚礼并签发结婚证。在斐济,旅游者申领结婚许可证的过程很简单,一个小时之内就可以办妥。但在香港,一对新人在获颁结婚许可证之前必须先得在婚姻注册处里刊登一个“拟结婚通告”,如果十五天之内没有法定有资格反对这宗婚姻的人士提出异议,结婚许可证才予以签发。

    中国人的婚礼首先得择日子,依据新人和父母至亲们的生辰,风水先生左盘右算,得出个不冲不克的黄道吉日。就算思想再开放,起码也得在通胜日历上挑个“宜嫁娶”的日子出来。而斐济人选择婚礼日却非常简单,都只能选礼拜天----上帝当班的日子。我们的婚礼碰巧正值复活节大礼拜,一年中难得的好日子,碰巧就玉成我们的甜美婚姻。

    碰巧我们在苏瓦住处的老板是那条斐济土著村子里的“大户人家”,一听我们打算在斐济举行婚礼,兴高采烈地邀我们到她村子里去,并把她在移民局当官的弟弟也拉了出来,让我们捷便地完成了申领结婚许可证的手续。正好我们也有那份冒险劲儿,就放弃了酒店或旅行社那些配套好的商业性婚礼服务,到这个原始味十足的斐济土著村子里来行大礼了。

    一切商量妥当,神父问我们打算用什么语言宣誓,想到这样的宣誓是人生第一次,也就选择用人生第一次说的斐济语来宣誓。于是,神父赶忙在斐济语的誓词上注了英语音标,让我们早晚吟诵确保不失。

    心情忐忑地数着日子到了婚礼前夕,那位女老板----婚礼的承办人却忽然“失踪”。该不是婚礼有什么变化吧?我们上下左右地打听,到傍晚才得知她有急事外出,但婚礼不误,如期举行。心里才觉安稳点儿,不想却又天气大变,电闪雷鸣不断,雨点哗哗啦啦,恰如千军万马从远处杀来,两人不禁忧心婚礼日天公不作美。但转念我们已“上了船出了海”,徒忧何益?夜交子时,两人想起家乡俗例“上头”,惟长辈远隔万里,只好互梳颂唱:“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任天公闪电鸣雷舞雨“胡闹”,我们笑谈中定下了婚约誓盟:

    1.无论任何时候,绝不以任何理由背叛对方;

    2.无论任何时候,绝不以任何手段伤害对方;

    3.凡涉及双方的事,必得先共同商量认可后实行。

    雷雨交加之下订的这三则“天条”虽然简单朴实,没有理想没有道理没有目标,只不过是我们共同生活的守则,但在日后夫妻生活中常有的怄气和伤感时却发挥了有效的“底线”作用,让我们踏实地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也因此有了足够的互信。漫漫人生的风风雨雨免不了,但我们坚信风雨中简朴的誓约可以帮助我们经受任何风雨。

    婚礼日,一九九七年三月三十日,复活节大礼拜。大早一睁眼,哗,满屋子艳阳!精神轰地一振翻身便起,哼着歌收拾停当,坐等人家来接。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车的影子,该不是又有什么变化吧?想起旅行社的朋友所说,斐济人做事从来没有时间观念,九点的约会十点到也算准时。一看表,才十点,原来不约的九点半吗?还早着呢。

    没有装饰的小汽车终于在十点十五分来了,人家还“早”了十五分钟呢。心急如焚,我们上了“花车”就往那村子奔去。沿途却见许多花枝招展规模不小的结婚车队,打听后知道那是印度人的排场,他们也象中国人一样讲究迎娶新娘的阵容。斐济人迎娶新娘可就简单得多,新郎先到教堂候着,岳父把新娘带到教堂,亲手把女儿交给新郎就是了。我们的斐济式婚礼当然也循此例,只是我们先得双双赶到那村子里。

    村子叫纳塞莱(Naselai),是苏瓦近郊的一个大村落,人口七百余。一个小时后我们的车子抵达村里,斐济人立即将我们“拆散”,分别“装修”。不多久,男女皆盛装而出,都穿上了叫塔巴(tapa)的斐济裙子,裙子的布料是树皮做的,我更赤裸着上身。两人并列左右正不知所措,斐济人上来在我们脖子上各套一花环,我刚认识的“兄弟”上来把我领往教堂,她则挽着“父亲”的手亦步亦趋,身后还跟了一小妹妹作伴娘。

    一踏进教堂,我们的兴奋情绪吱地被那里的庄严氛围紧急冷却,四周嗡嗡噪响的人声顿时安静下来,化作一道道“锐利”的目光盯着我们匆匆走向神坛。她的“父亲”把她交了给我,两人身旁各站上兄弟姐妹,位置、姿势安排妥当,神父站到了跟前。几百平方米的教堂里鸦雀无声,出奇的肃穆,神父用斐济语念了一大篇祷文,然后就带领我们用斐济语宣誓。宣誓完毕,他庄严地宣布我们结成夫妻,并签署了结婚证书。正当此时,身后突然轰地响起了唱诗班象交响乐表演那样嘹亮的大合唱,几个声部纯人声的圣诗圣歌波浪般涌起,我们直感到超凡脱俗的圣洁,俨如身在天堂。随后,所有村民们依次上来道贺,我们不停地点头哈腰并用斐济语道谢,逐一握手,偶尔与村民亲亲脸蛋儿。

    前后二十分钟,我们的庄严婚礼在大队斐济人依次道贺并道别后结束。据神父的介绍,这是纳塞莱第一次为外国人举行婚礼,而且是为一对中国人,也难怪村民们趋之若鹜,让我们隐隐感到一丝额外的荣幸。

去旅游要多少钱
去旅游要多少钱
香港报团旅游多少钱香港大屿山澳门三日游香港大屿山澳门三日游香港大屿山迪士尼两日游香港大屿山迪士尼两日游香港大屿山迪士尼两日游香港大屿山迪士尼两日游香港大屿山跟团旅游价格香港大屿山跟团旅游价格深圳到赣州夜话亭旅游 深圳到赣州夜话亭旅游 深圳到赣州夜话亭旅游 深圳到赣州郁孤台旅游 深圳到赣州郁孤台旅游 深圳到赣州郁孤台旅游 深圳到冈比亚旅游 深圳到冈比亚旅游 深圳到冈比亚旅游